围棋三三定式口诀
中國碳交易網 首頁 清潔能源 查看內容

日本對國際能源形勢的觀點—清潔能源的引入與其價格負擔能力分析

2019-8-28 09:10 來源: ERR能研微訊

能源的使用和消費作為經濟活動和公民日常生活不可缺少的商品,在經濟和人口增長方面都有增加。在這一過程中,選擇了最經濟有效、可用、廉價和便利的能源,但選擇情況因國家或區域條件而大相徑庭,歷史也表明了這一點。然而,從包括能源安全和環境保護在內的外部因素的角度來看,選擇不一定是最好的。相反,僅從經濟效率角度選擇的能源或能源結構往往造成易受外部因素影響,存在脆弱性。消除脆弱性的政策則被列為能源和環境政策。例如,在環境保護方面,必須從政治和戰略上引入和推廣清潔能源,以解決或克服從經濟效益角度選擇的能源或混合能源問題。這類措施可能比通常的措施損失更多。接受和克服這些額外成本可能很重要。


2019年是日本引入液化天然氣(LNG)50周年。1969年東京煤氣公司和東京電力公司從美國阿拉斯加進口液化天然氣,這是日本首次在能源消費中引入液化天然氣。1960年,日本經濟高速增長,能源需求迅速擴大。主要能源供應從煤炭轉向石油,導致石油在一次能源供應和發電部門的能源消費中的占比持續增加,達到峰值。能源需求的快速增長對石油的依賴加劇了東京和大阪等主要城市和工業區的空氣污染。隨后,出臺了嚴格的法規,要求以燃油電廠為主導的電力結構,在主要城市地區使用超低硫原油。城市天然氣的生產依賴于油基石腦油和煤炭。在這種情況下,引入硫和氮氧化物排放量少得多的天然氣具有重要意義。這種清潔能源必須在非常低的溫度下液化,以便使用特殊的油輪運輸,使液化天然氣成為比其他燃料更昂貴的燃料。然而,面對嚴重的空氣污染,日本在平衡經濟增長與環境保護的戰略決策下引入和推廣了液化天然氣。后來,隨著20世紀70年代石油危機的爆發,液化天然氣不僅從環境保護的角度,而且從能源多樣化和減少對石油和中東的依賴的角度促進了能源安全。從防止全球變暖的角度來看,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液化天然氣作為一種排放較少二氧化碳的化石燃料得到了進一步推廣。通過這種方式,液化天然氣的引入和推廣旨在解決環境保護和能源安全等外部性問題。這方面的一個重要問題是政府、工業和公民對這種外部因素的重視程度。在日本,有一種觀點認為,外部因素將是非常嚴重和緊迫的挑戰/威脅,應迅速采取大規模對策加以解決。另一個重要的觀點是,日本有經濟能力實施對外部性的反應,即使付出了一定的代價。例如,1971年日本人均實際國內生產總值(GDP)為19328美元(2010年美元)。與當時的全球平均值5323美元和非經合組織平均值1433美元相比,日本人均實際國內生產總值表明,日本作為一個工業國家,當時有經濟能力支付環境保護和能源安全措施的費用。當然,任何能源成本的增加都是日本作為主要能源消費國和凈能源進口國的宏觀經濟負擔。然而,日本將外部因素視為明顯存在的問題,并將液化天然氣的主要清潔能源作為一個具有解決這些問題的經濟能力的國家引進和推廣。


在日本成為第一個引進液化天然氣的亞洲國家半個世紀后,日本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液化天然氣進口國。然而,未來液化天然氣的需求預計將主要在中國、印度和東南亞等新興亞洲國家擴大。正如半個世紀前在日本所看到的那樣,嚴重的空氣污染已成為社會關注的一個嚴重問題,并已成為中國、印度、韓國和東南亞各國政府亟待解決的問題。在這方面,天然氣或液化天然氣作為一種清潔能源預計將發揮主要作用。包括中國在內的一些國家已采取管制措施,禁止使用煤炭,并針對空氣污染的惡化擴大天然氣或液化天然氣。正如中國和印度的典型例子一樣,亞洲國家已經將煤炭作為主要能源,并引入了清潔能源,以減少對煤炭的依賴。這里的問題是引入清潔能源的成本及其可承受性。各國在環境養護方面接受額外費用的程度因國情和經濟發展階段而有很大差異。2016年中國人均實際GDP僅為6894美元。然而,這個數字代表了全國平均水平。根據日本的經驗,人均GDP遠遠超過1萬美元的中國沿海大城市顯然可以承受一定的成本負擔。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國可以通過強有力的政府激勵來促進清潔能源的引進,并加速其擴散。然而,在印度和東南亞,作為繼中國之后的增長市場,承受能力可能成為一個更嚴格的限制。例如,2016年印度人均實際GDP被限制在1865美元或不到中國水平的三分之一。這也是全國平均水平,表明一些地區的人均GDP可能要高得多。然而,可負擔性將成為能源選擇的關鍵因素。必須采取政策舉措和激勵措施,限制具有競爭力的供應的供應成本,以克服負擔能力的限制,并將液化天然氣或天然氣作為清潔能源加以平均利用。


這里的問題是引入清潔能源的成本及其可承受性。各國對環境保護所接受的額外費用在多大程度上取決于國情和經濟發展階段。2016年中國人均實際國內生產總值僅為6894美元。然而,這個數字代表了全國的平均水平。根據日本的經驗,中國沿海大城市人均GDP遠遠超過1萬美元,顯然可以承受一定的成本負擔。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國可以通過強有力的政府激勵,促進清潔能源的引入和擴散。然而,在印度和東南亞,作為繼中國之后的增長市場,可承受性可能會成為更為嚴格的限制。例如,印度2016年的人均實際國內生產總值僅為1865美元,不到中國水平的三分之一。這也是全國平均水平,表明一些地區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可能會高得多。然而,負擔能力將成為能源選擇背后的一個關鍵因素。重要的是采取政策舉措和激勵措施,限制競爭性供應的供應成本,以克服負擔能力限制,并利用液化天然氣或天然氣作為清潔能源。關于引進清潔來源。我已經開始研究液化天然氣,并指出了問題意識的嚴重性、對策的重要性和支付能力。這一點對于所有不限于液化天然氣的清潔能源來說可能是共同的。對于可再生能源,必須考慮克服供應間歇的成本。從氣候變化和能源安全的長遠觀點出發,對氫等新型能源的開發利用進行跟蹤。我們必須再次承認能源是不可或缺的商品,牢記可負擔性的觀點,并認為降低成本和提高競爭力是不可或缺的。

最新評論

碳市場行情進入碳行情頻道
返回頂部
围棋三三定式口诀